恩佐2平台官网登录-

  砸1亿元悬赏主播 网易严选还是慢了

恩佐2平台官网登录-

  砸1亿元悬赏主播 网易严选还是慢了

  砸1亿元悬赏主播 网易严选还是慢了

  时代周报记者 李静 发自上海

  5月29日,赶在6月电商大促之前,网易严选悄然更新APP版本,新增直播功能。

  事实上,此番变化有迹可循。

  5月26日,网易严选发布“星驰计划”,面向抖音、快手、微博、淘宝等全网招募1000名优质红人主播、100家MCN机构,共创10个千万级爆品。

  “此次‘星驰计划’面向全网平台招募优质的主播红人,以及和MCN机构打造了一些爆款商品。”5月28日,网易严选公关部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,严选站内会上线直播功能,内部的直播团队也正在搭建。

  这是继4月1日与罗永浩合作直播试水后,网易严选全面加速直播进程。在直播成为风口的当下,网易严选的选择并不意外,但想要借直播打造爆款,亦或是弯道超车仍困难重重。

  6月1日,某电商平台高管陈言卿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,“网易严选现在布局直播带货,是有一点晚了。主要是流量问题难以解决,而且直播目前参与者非常多,但优质主播并不多,数据实际上也不是大家看到的那么好。”

  另据36氪5月30日报道,网易严选目前尚未盈亏平衡。

  成立四年以来,网易严选走过弯路,经历了库存危机和模式迷茫,在直播道路上,如何能再回初识的黑马姿态?

  1亿元悬赏

  为了直播,网易严选下了重本。

  “星驰计划”在资金激励方面,设立了1亿元佣金池,包含首次合作专享和爆款长期佣金。除了瓜分1亿元佣金池,其还特别设置了百万元现金池奖励,为单个达人带货订单补贴加成。

 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9年,中国直播电商的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,预计2020年规模将翻一番。

  “我们看到了直播带货的大趋势,作为一个比较前卫的品牌,我们会考虑这个赛道。”谈到为何大力布局直播,上述网易严选公关部工作人员说道。

  在陈言卿看来,网易严选只要给到足够的奖励,还是能吸引主播合作的,而且产品也要有一定的吸引力。从计划招募1000位主播这个数量来看,网易严选是想通过走量来起到一定声势,让品牌知名度提升。

  实际上,在流量越来越贵以及电商直播竞争白热化的背景下,网易严选只有花重金布局才能跟上潮流。

  “直播带货这个风口现在被巨头抢夺,网易严选不布局,就可能被杯葛,只能杀进去跑马圈地,才能保持自己平稳态势。”5月29日,互联网时评人张书乐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  “未来网易严选可能会利用直播获得产出,但目前来说,短时间内可能控制不了成本。大主播的坑位费、佣金都不低,大多数品牌的投入产出比不到1,这就意味着是亏钱的。”陈言卿直言道。

  此前的3月30日,网易严选在微博官宣和罗永浩的合作中称,“赔钱交朋友,朋友开播,送上宝座”。

  关于直播可能会降低收益,网易严选也有所考虑,但相较于追上风口,收益或许显得不那么紧要。上述网易严选公关部工作人员表示,“刚开始做‘星驰计划’也考虑了收益端,但可能更需要响应大趋势。现在是一种投资换回报的阶段,收益还得往后看。”

  曲折前行

  在1亿元悬赏主播背后,是网易严选四年的曲折发展。

  网易严选上线于2016年,彼时,在电商平台整体增速放缓趋势下,这种自有品牌模式却迎来逆势增长,一时间风头无两。

  但前期爆发得多么猛烈,后续阶段的跌落就有多惨痛。

  从2017年开始,众多巨头扎堆“精选”。2017年4月,小米上线“米家有品”;5月,阿里上线了第一家自营精品店铺“淘宝心选”;第二年,京东的“京造”上线。

  随着众多竞争对手出现,网易严选的问题逐步显现,增速也开始下滑。

  产品的口碑和库存问题双双袭来。伴随SKU的飙升,“网易严选品控没有以前好了”的言论不断出现,质疑声充斥在各类社交平台上。

  库存更是悬在网易严选头上的利刃。做自有品牌、参与产品制造的模式,意味着要承担一定的库存风险。

  据36氪报道,网易严选全站的“库存周转天数”在历史最高点达到150天,这意味着要卖掉现有仓库里所有货品,需要长达5个月时间。

  其增速的下滑从网易电商业务中也可以窥见。时代周报记者梳理网易历年财务数据发现,从2017年第四季度开始,网易电商业务净收入增速呈现下降态势。

  2017年第四季度,网易电商业务净收入同比增长175.2%;2018年第四季度,其电商业务净收入同比增幅下降至43.5%;到了2019年第二季度,电商业务净收入同比增速仅为20.2%。

  “现在的发展速度是比较正常的,并不是说有所下降,而是和刚开始大家的过分评估有关。”上述网易严选公关部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称,网易严选毕竟刚成立4年,还是一个非常新的消费品牌。

  仍存局限

  面对库存、品控、定位、增速等现实问题,网易严选只能在动荡中选择调整自己。

  去年10月28日,网易作出一项重大的人事调整:严选事业部总经理柳晓刚因个人原因辞职,转由网易初创团队成员梁钧接任,并直接向CEO丁磊汇报。

  上述网易严选公关部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:“去年一直在调整,包括架构和人员调整,今年基本上人员配置都较为齐全了。在4?11购物节期间,Pro会员基本上是100%的增长。未来可能更倾向于一些品牌力和商品力的打造,走差异化发展。”

  事实上,网易严选不仅要解决自身发展节奏的问题,还需要面临整个精品电商的局限性。

  “精品电商最大的问题在于独占性不足,它所精选的,其他平台同样能够精选,往往成为一个路标;而它所自造的,作为一个跨界公司,又难以真正和所跨领域里的精品制造厂商达成实力均衡。”张书乐表示。

  据极光发布《2020年Q1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》显示,在精品电商阵营,2020年3月,只有小米有品进入电商平台榜单的前10位,综合渗透率2.8%,网易严选并没出现在这个榜单上。

  “自营模式会带来较大的运营成本压力,网易严选更多的时候依靠或消费的,是网易的品牌力以及丁磊自身的号召力。”张书乐直言,网易严选应该让自造和自营真正具有独占性和头部化,否则将逐渐式微。

  不可否认的是,在直播这条快车道上,网易严选已然慢了一拍。6月1日,时代周报记者更新了网易严选APP,尽管更新详情里表明最新版新增了直播功能,但仍未能在站内找到直播入口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杨亚龙